特马生肖112|2019新老藏宝图图片

?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資訊 視頻 文化 科技 體育 娛樂 旅游 原創 財經 美食 分類 人才招聘 汽車 建材家居 房產 返回首頁
首頁 > 文化 > 邯鄲歷史 > 太極文化 >
首頁 >文化 > 邯鄲歷史 > 太極文化 >

《道德經》全文誰能教?

來源:騰訊 編輯:曉科 2015-03-31 17:42:49
分享:

 
  通篇學習:《道德經》的“高規格”

  換句話說,古代士子們開蒙的“四書”又回到了高階段的基礎教育之中,與四書并駕齊驅的還有宋明以后一直被作為儒家補充的《道德經》。

  然而,從教材的編排方式來看,《道德經》似乎取得了比”四書“更加高規格的待遇:三冊儒家經典均為按主題歸類講解,如《大學·中庸》一冊,分為“慎獨”“齊家”“格物致知”“中和”“為政”等章節,而《道德經》則為全本原文講解。

  而正是由于這種編排方式的不同,使得所有媒體在權衡這個新聞的標題時,都不約而同地將關鍵詞鎖定為“《道德經》”和“通篇”,卻忽略了四書也是全都要學的。

  這個消息足以讓道學的擁躉們感到振奮,從語文課本的完全缺位,到全盤翻身成為必修經典,《道德經》已不用在最高領導人“治大國若烹小鮮”的外交辭令和政府工作報告里“大道至簡”的只言片語中尋找存在感,它即將真實地走入課堂,在這個國家下一代價值觀的樹立過程中發揮作用。

  然而,《道德經》的這種“高規格”也許從根本上來自于這部經典本身涵義的包容性與模糊性,正如開篇所說“道,可道;非,常道”,文本意義的深奧杳渺使得今人任何常規的分類都會令讓它看上去支離破碎,不知所云。而這正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誰能“通篇”教《道德經》?

  如此復雜且陌生的文本,誰來將它“通篇”教授給孩子們?

  答案當然是高中語文老師,可是,老師們能達標嗎?

  筆者是接近九零的八零后,中文系,同學畢業后基本都去當了各大高中的語文老師,雖然個人情況千差萬別,但筆者的語文學習經歷大致就是目前青年高中語文教師的普遍情況:

  小學的時候學了幾首古詩。

  從初中開始,課本里出現了文言文,筆者清晰地記得,初一(下)的語文課本里,文言文在最后一個單元,開篇便是《論語》六則。

  高中課本里的文言文變長了,名篇很多,美文性質的如《蘭亭集序》、《赤壁賦》,如《過秦論》、《六國論》、《伶官傳序》等的論說文也占了很多篇幅,四書里《論語》 只選了最長的《侍坐》篇,《孟子》選了答梁惠王的片段,諸子里面選了荀子的《勸學篇》,道家的只有莊子《逍遙游》的一段。

  而老子和他的《道德經》,在十二年的語文課本里遁形了,大部分把語文只作為升學工具的孩子,對于《道德經》的印象,似乎只有“道可道非常道”這六個字。

  即便在本科、研究生的學習中,古代文學類學生的常規動作也只是背背文學史、或者根據自己導師的研究方向在《詩經》、《楚辭》或者杜甫蘇軾和四大名著之中的某個文本上用力。《道德經》也許只是作為自選動作,在某個時刻不經意地翻上幾頁,而又因其深奧而隨即放回了書架,畢竟,它不是文學。

  于是,我們在學科隸屬上將《道德經》劃在“中國哲學”一類,而哲學系畢業生們進入教學崗位的,大部分人的專業是“馬克思理論與哲學”,看來通篇教授《道德經》的重任也不能放在政治老師肩上。

  解讀《道德經》:哲學還是宗教?

  那么將語文老師們統統送回大學回爐,一起學一遍《道德經》罷!但這個培訓的老師也不好找,是找大學研究道學的教授呢?還是找更加純正并身體力行的道長們呢?學院派和實修派們,誰能解讀出《道德經》真正的涵義?

  這又牽扯出了另外一個問題:我們應該從哲學層面還是從宗教層面上解讀這部《道德經》呢?

  從哲學層面上來看,《道德經》是《老子》,老子是中國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哲學家,他開創了中國哲學的辯證思維模式;而從宗教層面上來看,《道德經》是《道德真經》,老子是道教體系中至高無上的“三尊”之一——原始道德天尊。這個解讀層面上的分歧造成了《道德經》與四書等儒家經典在接受層面上的根本不同,我們應該教給孩子們的是《老子》還是《道德真經》呢?

  當然,在無神論的意識形態前提下,我們自然要把老子當成一個哲學家,但兩千年來道教已經給這部經典打上了根深蒂固的宗教印記,這個印記并不會隨著個人認識的選擇而失去影響。

  如何“融會貫通”地考傳統文化?

  文本和師資的問題都還沒解決,《道德經》卻將以某種未知的形式,進入高考的范疇。

  正如課題組秘書長張健所說,高考改革的信號確實是指向國學,北京上海的高考改革方案中,英語降分,語文升分,而且明確指出就是將分數轉移給所增加的“傳統文化考試內容”部分,但如果“不應以文言文字詞解釋等傳統形式進行考查”,而是以對文本的理解來考查的話,公正且具有標準化操作性的評分便將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若將意義解釋權歸宿到某一權威,《道德經》啟發學生“融會貫通”的作用便無從談起;但若放開來,老師們對《道德經》的理解千人千面,不同老師教授的學生對文本細處又有著千差萬別的體認,自然沒有一種解讀能讓人如《莊子·大宗師》里所說:“相視一笑,莫逆于心”的。

  那么能否在高考語文中出現一個新的形式——政論或申論形式的傳統文化論述題?張健的想法是具有創見的,這確實是一個可資借鑒的提議,就像評作文一樣,似乎既能保證評分的公正性,又能促進學生們用自己的思考將傳統文化“融會貫通”,但這種科舉考試式的經義策論,是否會形成當下時代的“八股文”?我們不得而知,起碼,當時的儒學教材也有朱子定于一尊。義理闡發頗為清晰的儒學統一尚且有郁滯板結之病,更何況如蛟龍在淵般的道學呢?

  孩子們的課本永遠牽動著大人們的心,每一次課改都面臨著無數個可能問題的辯論與博弈。無論如何,傳統文化的重要性終究是被擺到了大人們的桌面上,起碼,語文終于在這個時刻戰勝了英語,結束了之前將民族性與開放性本末倒置的時代。

相關新聞
資訊 視頻 文化 科技 體育 娛樂 旅游 原創 財經 美食 分類 人才招聘 汽車 建材家居 房產 返回首頁 視頻

地址:邯鄲市水院北路甲23號 客服熱線:400-707-4888 經營許可證:030030號
邯鄲之窗  www.jmmcl.icu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證:冀B2-20080045 冀ICP備12015509號-4

Top 特马生肖112 15选5走势图2元网官方同步 甘肃11先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vr时时彩是官方开的吗 75秒时时彩记录 排列三组选939前后关系 19086体彩开奖号码 1分快3规律 黑客怎样改时时彩余额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一天开奖